PO茶

RDJ的小饼干.

这个AI是不是会读心??【黑人问号脸.jpg】

沈巍的爱是久别重逢
万年刻骨相思一朝成真
赵云澜的爱是初心不改
昆仑一吻终又落到小鬼王唇上

沈巍的爱是执子之手
像把赵云澜紧拥融入血肉
赵云澜的爱是兵荒马乱
爱上了就光明正大誓不回头

沈巍的爱是碎镜重圆
无他便无魂 赵云澜即是圆满
赵云澜的爱是夏夜最亮的一颗星
对沈巍笑起来闪烁着弯弯的眼睛

夏风吹啊吹走了
十月了
我还在磕巍澜

林跃然是好叉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发现这个活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险些错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要签名天地可鉴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PS.我不信这个会被居老师看到。就算看到又怎么样,他可是看过小说的人。

镇魂女孩无所畏惧【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镇魂】私人情结

一匠唐(不敢改ID了,心肝认不出我了):


剧版基础。



【情结:心理学术语,指的是一群重要的无意识组合,或是一种藏在一个人神秘的心理状态中,强烈而无意识的冲动。】



(我才发现我没空行😂宝贝们你们的眼睛还好吗?sorry sorry)















沈巍吐血了。


沈巍。沈教授。吐血了。


沈巍。沈教授。在大家面前。吐血了。


信息越详细越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和赵云澜一起出了趟外勤,正坐在长桌另一头听着赵处给大家分析案情的沈教授,先是轻咳了两声,对面的赵云澜立马消声盯着他看。沈巍摇摇头,继续翻卷宗,赵云澜嚼了口棒棒糖,顿了两秒,还是回头继续戳白板。


郭长城的水杯还没能递到,只觉得手指间有什么滑腻黏稠的液体飞溅而过,眼前的卷宗泼墨似的染开一片,暗红的血迹惊得小郭手下一松,白水稀释浸了血的纸,晕出团团粉。


赵云澜甩了笔就纵身跳上长桌,大步流星,立手反身触地,眼急手快扶住沈巍。


大庆毛都炸了,特调处的人反应过来层层围住沈巍,林静喊着让大家把沈教授扶上沙发,一直没什么好脸色的祝红摸出手机就要打急救电话。


沈巍靠在赵云澜肩上,贴近他耳畔喃喃着什么,赵云澜眼色沉沉,咬着后槽牙说:“急什么,稳住。我送沈教授回家。”


“赵云澜你没毛病吧,这都吐血了回什么家,送医院!”


祝红厉声间都能听到蛇族特有的嘶嘶声,其余的人也持相同意见,大家看着瘫软得像长在赵云澜身上的沈巍,眉眼都失了颜色,全数给划到了唇角可怖的红,唯有那双眼,亮得摄人心魄。


……沈教授这文人身子,够吐几口血的?


沈巍收紧握住赵云澜衣角的手指,赵云澜俯身就想搂住沈巍的腿弯横抱带走,沈巍像察觉到他的动作,硬是僵直身体摆出强烈的拒绝姿态。


赵云澜想啃他一口,倔什么啊倔。


想归想,受伤的人你不能和他犟。


赵云澜从善如流搂着沈巍往外移,他和他靠得那么近,却几乎听不到身边人的呼吸,虽然明白,但心脏也不由得被人狠狠一握,脚下步伐就乱了。


没走几步,赵云澜就被拦住了,不过他没想到是郭长城。小郭第一次瞪视自己偶像,说话也不抖了,他觉得赵处这事儿得听大家的,沈教授伤这么重,回家怎么治疗,难不成沈教授家里有私人医生吗?


呵,私人医生有没有不知道,地下帝国倒确实有。


他没法解释,绕过小郭走人,郭长城一急伸手就拉住了沈巍的手臂。


赵云澜脚步一停,他低低抛出个声儿,扭头看着郭长城,脸上似笑非笑,嘴里吐出的话却像掺了冰碴子:


“……行啊小郭,长大了,都敢从我手里抢人了。”


他右半边脸还蹭着沈巍的血,几丝好像还弄到了嘴里,让人错觉他说这话的时候每个字都带有一股子血腥味。


最后赵云澜还是把沈巍带走了。不单是他那唬人的态度,最重要还是沈教授拼着一点气力挣开小郭的手,整个人靠向赵云澜,还把脸埋进他脖颈间,这才没了动静。


“……”


没得说。










此后特调处就没了沈教授的消息。


赵云澜第二天将近中午才来上班,众人仔细分辨着男人的情绪,发现竟有点看不出端倪。


沈教授?没事,在调养了,老毛病。


我和他心里有数。


无限期休假,怎么,不服?


那天特调处商量着去沈教授家里探望,果篮都挑好了,赵云澜活似在特调处装了窃听器,发过来一条语音:


“不准,别来。”


那语气倒没多少起初的焦急了,就有着一点难得的严肃,没头没尾,说话说得硬邦邦的。


祝红恶狠狠地咬了口选好的苹果。


门登不了,打电话询问吧。


沈教授没手机。


问校方情况吧。


赵云澜拿着沈巍的申请已经请好假了。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问赵云澜。


当面问,不说。


打电话,不接。


“沈教授我顾着就好了,你们瞎操什么心。”


众人不敢置信地瞪着坐在办公室一脸沉思的赵云澜:你上哪儿捡的一顶“沈巍监护人”的高帽?


瞅着瞅着,他们看到赵云澜突然想到什么笑了一声。


那笑……捡没捡着高帽不知道,但应该是捡着什么宝了。


大庆偷看见赵云澜上网查东西,他挡得太快,只有“教学”“护理”几个字眼被瞅到,教学?学什么?急救还是囚禁?


好几天回家没人,只能去对家刨门的肥猫强烈抗议,正直如它,觉着这家伙别是把人沈教授绑家里了吧?


它正义凛然地举起爪子控诉赵云澜:你这叫禁锢他人人身自由知不知道!


赵云澜挑眉,揉揉猫脚垫:“我这叫金屋藏娇。”


得了吧,你见过哪个藏娇把自个儿一起赔进“娇”的“金屋”的。


还你顾着,你顾什么,天天泡面外卖吗?这么对一个伤患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痛。


赵云澜在金屋里看着被自己藏着的“娇”,心里还美滋滋的。


沈巍没有伤到不能出门,到底是黑袍使,呼吸回血的Bug还没来得及修正。


但他并没有完全恢复,在地面上能力依旧受到压制。


体现在哪儿?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外貌变形。


沈巍懒懒地束着长发,挽起衬衫袖口在厨房准备晚餐。面如冠玉,墨黑锦缎似的发淌了一身。


他要拿什么东西,转身的时候动作有点猛,几缕发丝差点给带到洗碗槽里,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快步过去把头发抢救回手里,完了还不放心,干脆就两只手捧住沈巍的长发,跟着他兜兜转转,站身边护着,时不时梳上几把,舒心。


沈巍耳根子泛红,但表情还是淡淡的,他眼皮都没抬一下,不冷不热地问道:“你就这么宝贝这头发?”


虽说这头发是个难题,但沈巍不想这几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他想过买一顶差不多的假发。


“得了吧,你真当特调处的人只会撸串儿啊,拿顶假发就想糊弄他们?”


沈巍沉思半晌,又说,那剪了吧。


赵云澜筷子差点没拿稳,索性拍桌上:“你敢!”


这一声威胁可说是真情实感,沈巍看着他,懵懂地眨了下眼睛。


好嘛,都知道用秘密武器了。赵云澜在心底唾弃自己,又放软了声儿哀哀切切地让他给自己留条活路,他每天累得半死不活就等着摸摸这头发充电了,让沈巍心疼心疼他,别这么自私。


沈巍眼睛都要瞪红了:“我自私?赵云澜你——”


赵云澜瞬间躺倒,趴沈巍腿上抱着铺边上的头发,撒泼打滚。


沈巍到底没和他计较,垂下眼睛,也看不出喜怒。


就这样,第二天赵云澜去上班,还是带着剪子水果刀去的。沈巍看着一屋子尖锐物品都没了踪影,手里不由得积聚起能打穿墙面的黑能量,忍不住开始思考赵云澜脑子的构造问题。


后来沈巍放弃了去特调处,但也想出去探查一下如今逃到地面来的地星人的情况,赵云澜理所当然地否决了。


“——怎么,你觉得我这样子出门,有碍观瞻?”


您可拉倒吧,美人儿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赵云澜一点不藏着掖着,他坦荡得很:“哪儿是‘有碍观瞻’,这分明是‘付费观看’。有人看你一眼,我就得收费,还怕他们付不起,所以为了龙城市民的经济问题,沈教授受累,在家待着呗。”


“赵处长,我出门,不用你准许吧。”沈巍没戴眼镜,一双眼轮过来,目光刺人了点。


赵云澜从后面抱住他的肩,脸贴着他的长发滚:“叫老公。”


沈巍一口闷气没提上来,抓过人就咬,赵云澜整个人挂他身上,被咬得开开心心。


“怎么,你不愿意和老公在家厮混几天啊?”


沈巍简直想吞了他省心。









但恢复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沈巍隐去长发的那天,赵云澜一下泄了气,沈巍吻吻他的唇角,赵云澜倒像是发泄地咬了回去。


到了特调处,大家都围着沈巍询问,沈巍抽空瞥了一眼赵云澜,那人心不在焉地嘬着棒棒糖。


等到大家开始工作,各忙各的时候,赵云澜突然看着汪徵的背影说了一句:“哎,汪徵,你这头发长长的还挺好看哈,不过你得注意保养,你看整个都有点泛黄,这不上手我就知道肯定......”


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数道目光逼了过来,赵云澜猛地住了嘴,头一个看向的却是沈巍。


沈巍和他一触收回视线,扶了下眼镜,脸上的笑都像画好的:“赵处长说笑了,汪徵是能量体,用不着的,您关心则乱了吧。”


赵云澜顺势而下,调笑着打了几个马虎眼。祝红倒是拉着自己的短发若有所思问了句:“老赵你还有长发情结啊,那我懂了——呵,男人。”


沈巍像没听到,安静极了。


下班回家,沈巍坐在副驾驶,脸一直朝着外面。


等红绿灯的时候,赵云澜看了一眼过马路的女孩蹦蹦跳跳的身影,背后的长发像波浪似的摇来晃去。


察觉到身边动静再回头时,发现沈巍已经摘了眼镜,长发铺满一个座。


赵云澜“哎哟”了一声,下意识就想脱外套给他罩上,不过还好他车底盘高,也没多少人往车里瞧。


沈巍压着声音应了一句:“你要,就看个够好了。”


赵云澜懵了,这什么情况?


到家下车,赵云澜像做贼一样护着沈巍从地下车库上来,团着他的长发藏怀里贴着沈巍的后背走,那样子别提多傻了。


一进屋赵云澜还没问出口呢,沈巍一把将他推沙发里,俯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盯着他,长发从肩头滑下来,彻彻底底笼罩住身下的人。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眼睛,差点被埋进去。


“你要,我就给你。”沈巍一字一顿地说:“你想把我圈在屋里,我依你;你想我不戴眼镜,我依你;你想要我长发不变,我还依你——只是,你不要再去看别人好吗?横竖这模样也合你的意,连人带发送你便是,你喜欢其他什么,我也可以变幻出来,你何必盯着他人不放。”


赵云澜愣了半晌,到底是在一起了,习得了沈巍眨眼睛的毛病,他眨了下眼,有什么东西从总是蒙着戏谑神情的的眼底泛了出来。


“......眼睛,我也喜欢,每次你一看我,我就想碰瓷。”


沈巍微微撑起身子。


“......这嘴唇,天生唇色好,哪怕失血都艳得不行,看着就想嘬两口。”


“......还有这鼻子,这皮肤,这腰,这腿......”


沈巍听着他如数家珍,越听越不对劲,有点像是被人用视线和言语从头摸到脚,他起身想让开,赵云澜拽住他的手腕。


那人瞧着他:“我这哪儿是什么‘长发情结’”


“——我是‘沈巍’情结。”


“你简直是比着我心里长的,我看谁都是在拿你做对比,你还在这儿跟我埋冤,你说你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沈巍就知道自己对赵云澜是毫无招架之力的,这人吊儿郎当的时候,他就说不过,严肃起来的时候,他便更不是对手。


搞得对方丢盔弃甲的赵处长却直想叹气,他还委委屈屈地抱住沈巍:“你说不想让我看别人,那我就想让别人看你了?你看你那死样子,平常就是君子端方,一拨迷妹叽叽喳喳喊老师,现在这带仙气的长发模样打出去,龙城大学怕是要抓着你当形象代言人——你快做个人吧,有点人样好不好,你这是想好看死谁啊?”


沈巍耳朵又红了。


赵云澜当然看到了,他还没完,他还要说骚话,他——


“沈教授!”


——他想扣光特调处所有人的工资。


特调处的同志们挤在门口,果篮吃食大包小包提着,集体僵在了忘记关门的走廊,直愣愣地看着相拥的两人。


赵处脸正对着他们,被他抱在怀里的人黑发如云,煞是好看。


这个美人是谁——不对,沈教授呢——不对,这美人穿的好像是男士衬衫……


沈巍听着声,下意识想回过头去,赵云澜死死地把他箍在怀里,手指穿过他后脑的发丝摁在自己肩头。


“我说什么来着,”赵云澜笑着,恶声恶气地说:“‘不准给人看’。”


沈巍脸有点热,那人又啧了一声,在他耳边说:


“宝贝儿,上次你说的那消除记忆的异能,可派上用场了不是。”













他们太好了。

泷允:

跟风蹭热度搞一发巍澜的仿妆!只是仿妆不算cos了~你们就随便看看~画不出二位万分之一美!😭😢为了两位我也算放飞自我了哈哈哈!赵澜澜的内双可是为难死我……😂😂p3p4 眼妆细节~朱老师的睫毛我真是画了好久😂😂高举巍澜大旗吹爆两位!!😍😍😍

刀锋游记——我的2600公里

熙仔深井冰:

我也不懂乐乎怎么了,只能走外链了


多图预警,主要涉及芒街,北仑河,小月河,人大家属楼,指纹咖啡屋等地点




点我带你重温赵警官漫漫寻夫路

黑色背心的Chad我吹爆啊!
肩膀和手臂的肌肉线条也太性感了吧!
流畅有力量又不夸张
像半融的黑巧克力像甜腻的布朗尼
最后豹笑哈哈哈哈

私心打个双豹tag♡♡

长白:

刚才发现的,那个球星是奥拉迪波,这个比赛是今年的NBA全明星扣篮大赛,陛下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里有完整视频的链接,希望大家喜欢)
(PS:建议大家从1:20开始看)

云想:

画了兄妹三人一起去游乐场!|・ω・`)
终于画完了休息休息
一共9张注意!!!

眼看着tag数一周之内从47一路翻到1100...身处热圈的感觉真鸡好!!希望黑豹2堂弟能复活,这个圈能一直热下去嗷嗷 都是神仙一般的太太啊下凡辛苦了
汇总了一下最近常吃的宣传糖放在P2-P8
咬耳朵
花哨的打招呼方式
陛下害羞的低头笑
面包机的小手手在Chad脖子后面干了什么
陛下现实生活中真的好温柔腼腆啊可能是年纪比较大了(划掉)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就豹笑真的很魔性2333
磕爆双豹组!
Wakanda Forever!